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frblrx的博客

粤西客

 
 
 

日志

 
 

走访“老刘家”  

2013-10-10 09:22:15|  分类: 散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忆中不知去过多少回千年古镇杨家滩,携妻之手不知游览过多少次古镇繁华街巷?作为刘氏子孙竟然不知近在咫尺还有一座始建于清康熙四十七年(1701年)至今仍存的青砖花瓦古老宅院——老刘家。这种灯下瞎的尴尬的确让遍历祖国大好河山熟览刘家族谱的我无地自容。今年国庆节又回杨家滩探亲,赶紧邀妻和姨妹一家子就近展开了一次寻根之旅——探访刚上过中央电视台《乡土》栏目的“老刘家”大院。
        穿过杨市古镇喧闹的街巷,我们踏上了孙水河上爬满青藤的第一座石拱桥,桥下依然是缓缓流淌的清澈河水和婀娜多姿起舞的水草;桥上仍然是那被岁月磨光的青石板和凿着神龟的生动图案;小桥流水人家的境界不经意间就向我们传递了浓郁的古色、古香、古味的古镇风情。看到这熟悉又陌生的场景,妻子和姨妹争相回忆孩童时代往返石桥上学的情景,诉说当年古镇的繁华。其实,眼前的孙水河并不大,但这里旧时的确通航宝庆、长沙、安化、衡阳等地;龙山一带的竹木、土纸、药材和来自汉口、长沙等外埠的工业品,都在这里集散。抗战期间,湘黔铁路东段通车,很多工厂、学校从大城市疏散,到这里开店、办学、设厂。当时省立周南女中、湖南私立岳坪中学都在这里办过学,这里曾一度获得“小南京”之别称,借用一句当地民谣更能反映古镇当初的繁华:“把把戏戏南岳山,花花绿绿杨家滩”。
        漫步孙水河畔,虽然旧时的青石板街巷不少已被现代的水泥路替代,曾经的雕梁画栋木板楼也被砖瓦房顶替;但满目孙水河繁华落尽之后的淡然、放眼清新的田园风光和品味悠长古镇的历史氤氲,不知不觉就冲刷洗涤了我们往日里的浮华烦躁,特有境界里营造出来的特别的淡泊宁静,让连日来旅途奔忙的我们霍时感觉到格外的轻松和惬意。蓦然抬头,惊谔地发现已站在古镇湘军名将故居建筑群的正面。杨家滩的刘家将曾名震天下,誉满神州,《清史稿》可考证的有:刘岳昭、刘连捷、刘岳晙、刘腾鸿、刘腾鹤、刘岳昕等;这些文武官员衣锦还乡后,大修宅氐,一时杨家滩豪宅相连,慰为壮观。经商的姨妹夫虽然不是杨家滩本地人,但对当地的风土人情比我还熟悉。他俨然当起了向导,隔着水塘指着写有“老刘家”三个金色大字的古宅介绍说:“杨家滩始建于唐高祖武德年间(公元618年),距今已有1000多年历史。老刘家是杨家滩刘氏的祖居之地,始建于康熙四十七年,竣工于乾隆五十六年,建筑面积达3万多平米,以“住房多、天井多、门槛多、拐弯多”著称;目前最出名的是108口天井中仍保留完好的48口天井。”他稍歇了口气又指着刘氏姐妹调侃道:“她俩引以自豪的龙潭刘家花屋大院也是从‘老刘家'分出去的支脉”。
        错过了三十多年,终于如愿以偿见到了“老刘家”心绪有些激动,来不及听姨妹夫细说下文便三步并作两步匆匆走向久违的如今外表并不恢弘雄武的老刘家院落,穿过并不古色古香也不宽阔的大门,入到院内便看到正厅悬挂着的同治皇帝御赐的“大夫第”牌匾,这才凸显出刘家曾经的显赫地位。我们在院子里走走停停,逛了大约十来分钟。一位自称是刘氏第十代传人年过七旬的老婆婆不知从哪里转了出来。她说,我们现在所站的位置,就是当时杨家滩最为美观气派的花瓦屋建筑德厚堂。它是由官至制台的刘连捷所建。在刘氏诸将中,刘连捷颇负传奇。因为作战勇猛,胸怀韬略,所向披靡,被曾国藩委以重任。同治三年夏天,刘连捷与诸将合谋,开挖地道,杀入南京,立下赫赫战功;后因伤卸甲归田回老家大兴土木修缮祖宅。老人家挥了一下手说:“堂屋的西边有花园,东边有小池塘,后有竹山,郁郁葱葱。正门前曾经是一个近800平方米的用青石板铺就的大坪,上世纪50年代全部被撬走用去修铁路、石桥等。当时大门左右门柱上均雕有代表权威的石狮子,进门后又是一个400米的大坪。德厚堂是五进院落,规模宏大,建筑特色有点仿效故宫。”不过,呈现在我们眼前的已是残败的土墙,零落的屋瓦,有的倒塌,有的还长满了荒草。昔日的辉煌已随风远逝,只留下破败的庭院在明媚的阳光下、或许是阴晦的风雨里发愣。带着老人美好的回忆我们穿行在那繁复的楼阁廊道之间,尽管个别院落里还住着一两户人家,可闻着些淡淡的烟火;但总体上让人觉得少了些生气,四处都充满了沧桑的岁月痕迹,一路走一路看一路想,心底总是不由自主地涌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涩感。
        越往里走越见玄机,院落连着院落,穿过一门又一门,跨过一井又一井,就像一座迷宫一样我们很快就分不清方向啦,因为院内过于凄凉冷清怕迷路只好无序地转了一小圈又折回正厅。回想刚才所见所闻,尽管大多数的房屋破损、木门和廊柱有些腐朽,但一个个方的长的各式各样错落有致的天井实在很神奇,小的约三五平方米,大的达百多平方米。大院内纵横交错的走廊把各堂院连在一起,可确保雨不湿鞋,晴不怕晒,十分方便。匆匆一游的我们虽然无暇领略更多的人文历史和品味太多的古民居建筑艺术;但作为刘氏后人能亲身走进这前辈们生活的时空,感受先人居家过日子的气息,身临其境做一次凭吊,自然觉得格外亲切、格外温馨、格外开怀。这个传承着一方水土一方姓氏文化的“老刘家”一下子在我们心中变得十分的凝重、十分的庄重,再没有刚才游历的失落;它已如同一个巨大的磁场紧紧地吸引住我们。伫立在牌匾下,我轻轻闭上眼将自身完全融入这有着三百多年历史的祖宅里,默默地听那无言的诉说,静静地追思先人的足迹。内心不得不为它的风雨历程而生敬畏,也不得不为它所蕴藏的文化记忆而倍感庆幸。(图片说明:老刘家大院鼎盛期曾有天井108口,目前仍有48口保存完好。)

    

 

 

走访“老刘家” - 粤西客 - yfrblrx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