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frblrx的博客

在广东改革大潮中没能勇立潮头,在退潮时梦想浪遏飞舟,蹒跚步履注定成了粤西客!

 
 
 

日志

 
 

那里还有两棵杨梅树  

2012-05-18 16:52:44|  分类: 散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家乡荒芜的果园里仅剩下两棵树,一棵是杨梅树,另一棵也是杨梅树。
        今年五一期间,我们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涟源市杨市镇,在一个雨后新晴的日子沿着那条数十年不变的颠簸的乡间公路去拜访祖屋。当杂草丛生的果园和凋零破落的龙潭花屋大院真实的摆在眼前,我们的心特别凄凉,尽管来时就听说妻子老家的这片园子因缺人打理已荒芜三四年啦,没曾想这过去桃红李绿橘子黄葡萄甜,并孕育了我们爱情的"伊甸园"竟然面目全非到找不到一点诗情画意的浪漫;穿过瓦砾断墙来到曾经屠猪宰羊围桌开席和乐融融的族人欢聚大厅堂,空旷的天井四周野草掩盖了些许凌乱,别说重温一丝热闹的气氛,简直感受不到一滴人间烟火的气息,任何一个来过的或没来过的人触景生情都难免陡增一份失落与伤感、痛心和惋惜。
        妻子所系的刘氏家族与我同属湘始祖刘玉盛之后裔的“三文五吉派”。大概都是宋景德年间及宋元丰三年(公元1080年)“奉编入楚”,由江西吉安府泰和县迁移落籍于星沙,后徙居湘潭、娄底、邵阳等地。虽然从族谱名字上排行推算我俩早已出了五府关系,但毕竟祖辈的祖辈是一家人,而且我们的辈份也恰好同辈,这亲上加亲的缘分让我对建于清朝光绪年间的龙潭花屋大院一直有着很亲切的感觉,再加之爱妻及屋曾经在这里留下太多美好的记忆便有了更不一般的感情。
       据清同治《湘乡县志》载:"湘之山以龙山为最大,高峰矗立,环湘两百里,外望这,如阵云浮碧。有水飞洞,四面崇山围绕,中有洞天,其水由浮云石飞流而下,望如白练,故其地又名白水。浮云石有石依山歧出,高百丈余,远望如人参立云表,故又名仙人石,皆胜地也,山巅有池,池中有鲤,常有烟雾缭绕,相传为龙所居也"。龙潭花屋大院就地处龙山山脉东侧,据老人讲是清朝末期本族一个大富兴建,兴建者当时因身体不恙过早去世,以至于大屋并没有全部完工;不过也是画楼雕阁、气派非凡,名震当地。从风水角度看这里应该是藏龙卧虎之地,不过至今尚未出现很有名的大人物,但每每置身这青山绿水乡野清风的环抱之中,总会让人觉得神清气爽心情特别好。妻子的家在花屋大院的西厢,位置虽然有点偏;但房前是一片翠竹林屋后是一片橘子园,颇有东坡遗风"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的我,第一次上她家玩耍就被眼前这丛竹林深深地吸引住,特别是看到她穿着白色马裤粉红蝴蝶裳在竹林中穿梭的倩影,我的心思就定格那一刻啦,我知道这里将成为我一生的重要驿站。果然,短短一年多时间,相爱、相亲、结婚、生子的进程都是一帆风顺。十分疼儿孙的岳父母知道我们生活在城市里工资低养家糊口不容易,就充分发挥乡下优势及时调整果园的品种先后又种上了水蜜桃、山华李、葡萄,并在果园里圈养了不少土鸡,除了自己吃还卖掉一些贴补家用;最令人感动的是针对我爱吃杨梅还专门种了两棵杨梅树(可惜的是杨梅树挂果的那一年我们举家迁往广东,我至今也没亲手采摘过这专为我种的杨梅)。当时,每逢周末我们一家三口或是邀上一帮单位同事回乡下欢聚。龙潭花屋大院里经常因为我们的到来而欢声笑语不断,当时花屋大院里十几户人家里虽然也是以留守的老人和孩子为主,可他们特别喜欢凑热闹,我们家的餐桌也习惯性地多备几双筷子。当时生活虽然清贫但日子过得很怡然。端着碗串门子吃百家饭、全院老少争抢放花炮、晒谷坪赏月派饼放铳驱天狗、邻里赤膊上阵抢摘丰收果、带着儿子挨家挨户送橘子李子、独自塘前读书玩垂钓……一幕幕往事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
       哎,时过境迁。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农村成千上万大军不断涌入城市,农村的土地开始荒芜、乡下的家园开始冷落,岳父一家子随大流也在不远处的小城镇上兴建了自己的楼盘,而这传承了几代的祖业就破败了、田地也荒芜了。这不禁让我想起了鲁迅先生《故乡》中的描述:"苍凉的天空下,横着几个萧瑟的村庄!"在外漂泊了十多年的我们,此时伫立在曾经的家门前却寻觅不到一点点家的温馨!不管现实中城镇的新家多么宽敞明亮,总觉得少那么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缠绵,内心空荡荡的总感觉到很不自在。
       其实,这份失落并不是我们独自的感伤,因为家园的迷失正成为许许多多思想者的困惑。乡村与城市,总是那么飘飘渺渺、朦朦胧胧、离离合合,彼此游弋在悬念和爱恨交错之中。套用钱钟书先生《围城》里的一句名言:“城里面的人想出来,城外面的人想进去。”不过,有点例外地应该是年逾八旬的岳父,这位抗美援朝的老兵对乡村的情感很矜持,经常一个人偷偷地回到老屋前观望叹息,用他自己的话讲"这里才有归宿感。"我尽管从小生活在城市,但阅尽了城市的浮华与奢靡之后,一直向往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田园生活和王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洒脱精神。所以我经常调侃妻子说:"退休后我们一起去龙潭花屋大院养老。"但眼前的败落景象让我们有些失望,妻子可能是怕我这多愁善感的文人过于惆怅,赶紧拉着我的手说:"快看,为你种的杨梅树枝繁叶茂已替代了过去的那片竹林啦!"沉浸在乱象中彷徨的我为之一振,看着废墟上仍撑着两朵绿色的云彩,还有翠绿中星星点点的嫩梅果,我的心豁然开朗:人是生活在希望之中的,荒园里还有生机勃勃的杨梅树呢,我的记忆不会断裂,我的梦想不会破碎;更何况,这里荒芜啦,可由这里衍生出去的刘姓子孙风华正茂;这里颓废啦,由这里延伸出去的华堂大夏如雨后春笋;这里宁静啦,由这里沉淀的人生阅历正激励着大家勇往直前……我走近摸了摸碗口粗的杨梅树树干,回头拜托老人家一定要守护好这两棵杨梅树,让他们更长远的见证这片土地上的感动、忧伤、喜悦、平淡,我想来年或者后年总会找机会按季节回乡采摘一次杨梅,我相信成熟的果实一定不会再酸涩!
  评论这张
 
阅读(102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