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frblrx的博客

在广东改革大潮中没能勇立潮头,在退潮时梦想浪遏飞舟,蹒跚步履注定成了粤西客!

 
 
 

日志

 
 

为老父亲送行  

2009-10-20 15:56:44|  分类: 散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1日,接到湖南老家的电话,说父亲的病又加重了,准备送省城长沙会诊,才探望父亲回来不到三个月的我执意要听父亲说话,过了好几分钟,从电话那端缓缓地传来老父亲嘶哑的声音:"唉_这次真的差了!"这一声有气无力的叹息让我突然有一种不祥的感觉,鼻子一酸,心莫名其妙地猛地一抽,我于是匆匆忙忙请假携妻带子赶了回去。

  父亲是一个十分坚强的人,也是一个相当快活的人,无论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困难期,还是如今儿孙满堂、生活宽裕时期,父亲一直不改乐天派的性格。耄耋之年后,每周仍要拉拉二胡唱唱山歌打打扑克,怡然自得;每天早晨坚持打打拳傍晚散散步,老当益壮;尽管一直有矽肺工伤和老年人综合症病兆,却从不因病痛而皱眉,母亲常调侃他是"老不死"的程咬金,认识他的人都说父亲是老顽童。没曾想这半年多时间的病痛折磨,父亲也不得不认老了。

    站在病床前,哽咽着喊了几声:"爸爸,爸爸,我回来了!"父亲艰难地睁开那已陷进去的眼皮,无力地张了张嘴,尽管什么都没说出来,但清瘦的脸庞上流露出了欣慰的神情,为了弥补远在他乡未能在父亲床前尽孝的遗憾,我和妻主动提出轮值晚班在医院护理。微弱的灯光下看着已是风烛残年的父亲斜躺在白色的被褥里,怎么也无法与印象中的样子吻合,历来最霸的蛮从不叫苦叫累的父亲常常在似睡非睡的迷糊中痛醒,醒来后转动一下无神的眼睛,可能是怕惊醒我们,他用手强支撑着挪动一下身子又闭上眼养神。想起白天劝他喝对肠胃有帮助的酸奶,这一辈子闻酸就皱眉的他因不想让子女的心意落空,硬是锁紧眉头强行咽了下去,竟然酸得他打了几个冷颤,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不经意间见到父亲的手不知不觉地总是做出夹烟的姿势,偶尔还靠近唇边吸一下,然后弹一弹烟灰。这恐怕是父亲最烦恼的,他连续抽了七十多年烟的习惯在这一周内被医生和家属强制性取消了。这可能比身体的痛苦更让他难受。我记得小时候同父亲一起去捞鱼仔,因为烟抽光了,父亲把捞渔网一丢,跑到别人菜地里去掐了两截干枯的丝瓜藤点燃吸,他说隔一个时辰不吸烟就心发慌。没曾想这一戒就是七天。好不容易熬过了一个不眠之夜。第二天,我不顾医生和姊妹们的反对,硬是给父亲带去了一包"芙蓉王",并亲自为他点上一支,父亲用劲吸了两口,因咳嗽没有再吸,大半支烟虽然在手指间自燃,但他嘴角流露出难得的一丝惬意,接下来几天父亲只是偶尔拿起烟闻一闻没再抽,不曾想我点的那支烟竟是父亲在生吸的最后一支烟。

  711日早晨,母亲突然提出要上医院探望父亲,一直紧张母亲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的儿女们齐声反对,生怕父亲憔悴的样子让她伤心。在反对无效的情形下,我们陪着母亲来到父亲病床前,已几日懒得说话的父亲,见母亲一个劲地咳嗽,无力地挥了挥手说:"去看病啦!去看病啦!"母亲眼眶一红,泪又哗地淌出来了。她握住父亲的手劝他放宽心思,"我不要紧,你要有信心,这一关一定会挺过去的,记得在白云石矿打井闭死了还活过来了;我找人测算了,你至少可满九十,现在生活好了,要好好享受几年……"往常最反感母亲唠叨的儿女们竟反常地没一人出声。或许是冥冥之中,上帝也不忍心打扰这对相濡以沫60多年的夫妻最后的话别,直到医生查病房母亲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中午时分,晴朗的天空忽然间狂风暴雨,突然的变天让我突然紧张起来,因为几天来,那些急于接活干的丧事一条龙服务的"师公"们总是在我耳边絮叨,说推测了我父亲的"生辰八字"应该是难过农历六月十八,而且走时必带风雨,我尽管不信这些,但从医生的叮嘱和每况愈下的父亲身体情形来看,一种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的笼罩心头。"嘟_嘟_"急促的电话铃声印证了内心的不安,电话里传来在病床前守护的二姐和大嫂慌慌张张的哭声:"爸爸被一口痰卡住了,呼吸困难,已不能说话,目前正在紧急抢救。"儿女、孙侄一大帮人急忙忙赶至医院,窝陷在被褥中的父亲全身布满了各种各样的监测仪器和插满了输氧管、吊针管、抽痰管……监测屏显示:心跳148,血压49……无情的数字残酷地告诉我们:父亲的生命正处于高度危险时期。医生悄悄地跟我说了声:"如果血压还升不上,可能今夜难过。"

  夜幕低垂,窗外的雷雨越来越急促,不时还有闪电划过,伫立在父亲床头,我一直不停地呼唤:"爸爸,爸爸!"我企盼我能喊醒他唤回他,泪眼朦胧中,我看见父亲清瘦的脸庞上有一滴清泪挂在眼角,便轻轻地用手指把他拭去,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父亲流泪。

  2123分,在场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紧盯着监测仪器的屏幕,看着脉搏的数字由60504030……急骤地下降,我只渴求时间停止,不要让我内心最不愿到的时刻来临。可天不遂人愿,心跳的波纹还是慢慢地拉呈了一条直线,父亲安详地走了,瞬息间,天人永隔,儿孙们纷纷跪倒在床前,哀嚎之声融入了茫茫天边的夜雨中……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