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frblrx的博客

在广东改革大潮中没能勇立潮头,在退潮时梦想浪遏飞舟,蹒跚步履注定成了粤西客!

 
 
 

日志

 
 

岁寒会友  

2009-10-20 15:00:08|  分类: 散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冬是我来广东近十年来最冷的一次,回家过春节的计划被冰雪封路打乱,逛街购物的心情被霏霏冷雨扰乱,时近年关又不便叫人海侃神聊为人增添忙乱,不得已只好捂在被里看书来消遣这清冷的日子,不经意间从书页里掉出一张竹叶形书签,上有扬州八怪之一郑板桥的《石竹》诗画:“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这位岁寒三友之一的竹贸然来访,让我在这天寒地冻的环境里突然产生了他乡遇故知的亲切和温馨,那尘封已久的记忆也极其自然地随之开启。

    竹,一直以其文静、高雅、刚劲、柔韧、清新、虚心向上、乐于奉献的高贵品德赢得世人称赞;但我爱竹、惜竹、赏竹和崇拜竹之情愫却源于一碗两毛贰分钱的肉丝面。那还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期,一个生活物质极其匮乏的年代,父母为了不让城市里日趋激烈的文攻武卫派性争斗殃及子女,将我和刚出生不久的小弟送至乡下舅舅家寄住,大舅、小舅两家的孩子并不比我家少,而且年岁又差不多大小,所以尽管每餐都是一半红薯一半糙米的杂粮饭,但只要说开饭了都一涌而上争抢,稍为手脚慢一点就别想吃饱。有一次偶尔跟小舅上街闻到饭馆里飘出的肉腥味就站在门口不想走,咕噜咕噜一个劲的咽口水,那个馋是现在孩子们无论如何想都想像不出来的,小舅见我这副馋像也于心不忍,在许诺我第二天早上来吃肉丝面的条件下悻悻跟他回到家中。小舅没有骗我,只见他在晒谷场边砍倒了一棵竹子,匆匆拖回家又麻利地剖开,削成了一条条薄薄的竹片,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编织出四只小篾笼,可能是太急手指还被竹蔑割了一道口子。第二天果然用它们换了一碗肉丝面给我吃,小小年纪的我当时并不知道小舅这位歇业已一两年的篾匠为了我是冒着挨批斗的风险偷偷地做篾活,更不清楚他和他的孩子也好几年没吃过肉丝面了,心里只盼着他能多砍几棵竹子满足我的食欲,也正是揣着这心思便对那能换面吃的竹子有了特别的好感,后来回到城里每年又随哥哥姐姐们去山上采小笋,知道这小笋长大后就会变竹子,幼小的心灵深处便早早植下了竹的种子。直到八十年代小舅离开人世才重返故里,怀念中才感觉到他有比竹更让人感动的情怀,也才悔恨自己少不更事的幼稚和无法回报的遗憾。

    随着年岁的增长,对竹的认知不再拘于稚嫩、原始的吃的概念,竹挺拔秀丽婀娜多姿的风采,竹坚忍不拔刚正不阿的气节,竹永葆青翠的英雄本色,竹虚心向上谦逊进取的品格,竹高风亮节无私奉献的精神,无一不让我顶礼膜拜。

   与竹再次接下不解之缘是八十年代末期,在我人生彷徨之际,竹又给了我勇气和信心。那是与妻相识不久,因各种原因家人们反对这段交往,在取舍不定之际我们去她家游玩,随着她的指引隔着一大片田野远远地看见了她家屋前屋后那一片翠竹林,当时正在攻读古典文学的我随口吟出了宋代大文豪苏东坡的诗:“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悄悄睇了一眼身边的女友不知是为我吟诗自豪还是因回家兴奋,那灿烂的笑容透着只有在这清新环境里生长的她才具有的一种清丽脱俗的气质和别样风情的美感。我忐忑的心终于定了下来,纷飞的思绪也自然沉静下来,见过未来的岳父岳母大人后,我俩在竹林里漫步,在岩石上谈心,在青竹上刻下彼此的名字,爱情就像春雨后的竹笋破土而出,任何阻力都无法抑制恋爱的进程,也许正是竹为媒竹为证的婚姻,才历经风霜雪雨而青翠长在,历时弥久而生机盎然,将来的岁月里生命力也一定会更加顽强。

    不过,真正体验竹林的壮美是前几年去江苏溧阳的万亩竹海。一走进南山,就有一种无与伦比的安静与空旷扑面而来,除了山风掀起的阵阵竹涛和林间鸟鸣,似乎可以听到旅途蹦蹦狂跳的心声慢慢宁静下来,令人身心格外的清爽轻松。在竹廊幽径信步沿栈道似的木级而上,站在吴越第一峰上远眺,竹峦叠翠、山峰连绵、数万亩竹海依山抱石连接起苏、浙、皖三省之地。顿时让人觉得海阔天空、心旷神怡。听说广东也有一片竹海,但近在咫尺反而一直没去领略过,因为调来广东后,发现不少似懂非懂风水的人对竹颇多忌讳和微词,总是认为竿直叶尖,寓意针锋相对,所以不少人都不喜欢在房前屋后种竹子,其实这多少有些牵强附会,毫无科学根据;不过我从不与人争论竹子的是与非,就像不喜欢介入争权夺利的无谓纷争一样;因为这大千世界本来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人有各人的想法和活法,大不必也不可能强求一致。而这份涵养又是来自竹子的启迪。在常见的毛竹、刚竹、慈竹、紫竹等250多种竹子中有一种方竹,别名箸竹、四季竹和四角竹,它看上去是圆的,摸 起来 是方的,枝杆下部分是方的,越往上长又是圆的;主产于华东、华南等亚热带地区,这种竹并不是它秋季出笋、枝叶繁茂可供人观赏的独特性吸引我,而是它方圆之形方圆之魂正吻合了人生厚黑学中的内方外圆之哲理和年少气血方刚老年深谙世事的人生发展之轨迹。

其实,写竹的文字最早见于《诗经》时代,在1700多年前的晋朝又有了专门记叙竹的专著《竹谱》,基本上历代文人墨客都不惜笔墨大肆赞赏她。我之喜竹写竹不过是在浩瀚的竹文化里饮一瓢水解渴而已。把书签重新夹回书页,感觉到与岁寒之友的短暂交流增添了几分温暖与坚强,披衣而起抑不住欣然提笔:竹,虽然没有松的伟岸、梅的芬芳,但有兰的清扬、荷之高洁、柳之妩媚,她的品格当为世人所鉴,她的风骨当为世人所追。但愿我思想上那片林海雪原永远回荡竹涛绿浪,但愿我心灵沃土上那棵生命之竹生生不息欣欣向荣。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